杭州杀妻碎尸案凶手获死刑 曾当庭痛哭:"我爱她'只能杀了她."

  据“杭州中院”微信公众号消息,7月26日14时30分,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许国利故意杀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进行公开宣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许国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决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人民币20万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许国利与被害人来某某系夫妻,因感情、经济等方面的家庭生活矛盾,许国利对来某某心生怨恨,陆续购买安眠药及切割机等工具,预谋杀害来某某。2020年7月4日晚,许国利在家中向来某某睡前饮用的牛奶内投入安眠药,待来某某饮用后在卧室床上昏睡之际,采用胶带纸封口、枕头捂压口鼻的方式致来某某死亡。之后,许国利将来某某尸体搬至卫生间进行肢解,后分散抛弃。作案后,被告人许国利编造虚假信息,对外谎称来某某失踪,逃避侦查。同年7月22日,公安机关筛查小区化粪池发现来某某的部分人体组织,于次日将许国利抓获归案。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许国利因婚姻家庭矛盾对妻子来某某心生怨恨,有预谋地将来某某杀害,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该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许国利平时表现正常,表达清楚、逻辑清晰,有现实的杀人动机,有计划地实施犯罪行为,为逃避侦查在作案后编造虚假信息,没有任何患精神病的迹象。许国利有预谋地故意杀人,又碎尸灭迹、编造虚假信息,掩盖罪行,主观恶性极深,犯罪手段特别残忍,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予严惩。其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经济损失,依法应予赔偿。法院遂作出以上判决。

  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被害人和被告人的亲属、群众代表、新闻媒体记者旁听了案件宣判。

  去年7月初,杭州来女士案件牵动着全国人的心:

  2020年7月4日傍晚,53岁的来女士如往常一样,从学校里接11岁的小女儿回家。她搭乘电梯上楼,一手牵着女儿,一手提着路上买的新鲜出炉的蛋糕。

  却不曾想,这是她最后一次被电梯录像记录下来的画面。

  几日之后,她深夜从家里“人间蒸发”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全国上下的人都焦心地关注着案件的进展:

  整个小区6000小时的所有监控录像逐分钟地翻阅,确定了来女士没有走出小区;警方成立专案小组,楼上楼下敲门排查1075名小区住户;楼顶的水箱、电梯井、窨井、一万平方米停车场等角落旮旯,均被仔细查看过……

  几乎把整个小区翻了个底朝天,就连小区里的一个人工池塘,都抽干水查了一遍。

  一时之间人心惶惶,网络上各种恐怖传言层出不穷。

  7月25日,在“凭空消失”21天之后,警方在化粪池冲洗筛查38车粪水找到了来女士……的尸体碎块。

  来女士已经遇害,有重大作案的嫌疑的人,是她相识了30年的二婚丈夫:许国利。

  最亲密的枕边人,

  为争房产痛下杀手。

  整个事件的发展可谓千回百转,扑朔迷离,包括最后的真相曝光……饶是最出色的悬疑片编剧,也不敢写出这么令人胆寒的剧情。

  将近隔了一年之后,这起“杭州杀妻分尸案”在最近开庭,随着更多犯案细节的曝光,本以为早已经“开过眼”的我,再看还是觉得心惊。

  每一部现实版《消失的妻子》背后,都暴露了人性最幽深的黑暗面。

  在庭审上,许国利供述了作案过程。

  7月4日晚,许国利在妻子习惯性喝的牛奶里放入安眠药,待其昏睡后用胶带封口,枕头捂住嘴鼻的方式令其窒息而死。

  期间昏睡的来女士醒过来一次,因为药物作用无力挣扎,只是喊了一声丈夫的名字,很快就失去了呼吸。

  随即,曾当过兵,开过养殖厂,有过屠宰经验的许国利将亡妻的尸体拖到卫生间,

  用事先准备好的工具分尸肢解,用绞肉机碎尸后冲入下水道,并在随后的两天内,将剩余人体组织伪装成食物残渣分散抛弃。

  7月6日,事发两天后,来女士工作单位来电询问缺席原因,许国利联系亡妻大女儿,然后报案说妻子失踪。

  7月22日,专案调查组在筛查小区化粪池时候,发现了部分人体组织,经过NDA调查确认了受害者系来女士。

  7月23日,许国利被抓捕归案。

  在庭审现场提到作案动机的时候,许国利供述了三个原因:

  一是夫妻之间为了房产处理事宜,多次发生争执。

  来女士和许国利的“渊源”其实非常深,他们从30多年前就已经相识,彼此互为初恋。后来来女士的父母认为许国利有暴力倾向,阻止他们来往。

  后来,来女士嫁给了杭州一本地人,生下大女儿,并入户获得了拆迁户的资格,分到两套房产;许国利同样另娶他人,生下一个儿子。

  两人在十几年前重逢,对彼此仍有爱意,于是两人双双回家离婚。

  许国利妻子顾念儿子还小,不肯离,被许国利掐着脖子要挟。岳母担心这狂躁暴戾的女婿害了自己女儿,连劝带骂让女儿放手了。

  就这样,许国利和来女士再续前缘,结了婚,又生下一个女儿。更因为来女士是杭州拆迁户的身份,许国利不光有了杭州的户口,还可以分到拆迁房产。

  事情发展到这里,本来看起来像是一个“人到中年,追求真爱”的爱情故事:

  兜兜转转,原来你还在这里。

  最后亲密的枕边人因为财产问题拔刀相向,让这个故事变成了闹到满城风雨的杀妻犯罪案。

  原来,即便在和前妻离婚后,许国利和前妻生下的儿子关系依然亲密。已经年过30岁的儿子在杭州打工,无力买房,还没成家。

  传言许国利想要让来女士将其中一套回迁房拿来给自己的儿子当婚房,来女士自己本身有两个女儿,自然不可能把房产拱手让给其他人的儿子,遂拒绝了。

  许国利也在庭审时候表示,他因为迁入户口才分到的房屋,必须由夫妻共同签字,亡妻不肯签字,他分到房屋的燃气水电,全部登记在妻子名下。

  由于财产分配问题导致许国利积怨已久,因此蓄谋杀害妻子。

  作案动机二,是关于孩子的教育问题,没能达成一致意见。

  第三个原因,许国利意有所指地表示:对亡妻犯过的错误耿耿于怀。

  暗示亡妻的私生活有问题。如同当初混淆警方和记者视线,多次暗示“她肯定不是一个人出去的,以她的智商办不到。”一模一样。

  而如今来女士已逝,亡者是无法开口说话的,所有脏水都任由许国利泼洒,无从辩驳了。

  许国利甚至三次当场痛哭,表示自己很爱妻子,但又恨她,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杀了她);又表示女儿年幼,担心孩子得不到好的养育。

  他甚至要求做一个精神鉴定,表示自己曾为此事多次打算自杀,精神极不稳定……试图以此脱罪。

  当然,法官是明眼人,这个诉求被当庭驳回了。

  因为许国利在案发2天后,主动向机关单位报案声称妻子失踪,以撇清自己干系;同时在镜头面前多次冷静地接受采访,他思维缜密,甚至有故意误导调查的嫌疑。

  加上他分尸碎尸的手法之狠辣,手段极其残忍,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几乎没有任何从轻发落的机会。

  在最后陈述时,被告许国利不得不表示认罪。

  比太阳更不能直视的,是人心。

  说真的,许国利的当庭痛哭想起来挺讽刺的:

  说有多爱妻子,但是杀了她;说多担心孩子,但是却在孩子生日那天凌晨杀了她的母亲,让她每一年过生日时候都经历一次丧母之痛。

  说到底,许国利不过是过于狂妄傲慢,自以为自己的手段天衣无缝,能出演一场好戏,在警方和媒体面前撇清干系。

  最后名正言顺地继承亡妻遗产,美滋滋将两套拆迁房收入囊中。

  哭没有用,鳄鱼的眼泪是不值钱的。

  如果不是来女士大女儿和侄子,不相信许国利口中“私奔,失踪”的搪塞,坚持要找出真相,这件事大概率会不了了之。

  加上他们在当地有一定的人脉和媒体资源,更舍得砸10w重金悬赏破案线索,愣是让这一出几乎天衣无缝的杀妻案,变成刷屏热搜的悬疑剧情,引发天南地北网友奔赴现场破案的热潮。

  事已至此,许国利的判决还没公布,但肯定是逃脱不了制裁的。

  看到这里,其实更令我悚然的莫过于这对夫妻相识了大半辈子,才毫无征兆的拔刀相向,不仅惊呆了他们身边人,更令网络上远在天边的网友们胆颤。

  都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但许国利和来女士相识30年,彼此同为初恋。各自婚育多年之后,依然心怀爱意,破除万难再续前缘,本该是一段佳话。却在婚后十多年后,这个暗雷才爆炸。

  如果日夜相对10年,相识相知30年,却依然看不清躺在你身边的那个人是人还是鬼……这个想象足以令无数人背脊一寒。

  猝不及防,也防不胜防。

  大家能认命接受一切意外,和来自竞争者、敌对方使的绊子。

  却永远无法理解和宽恕那些来自亲密爱人的捅刀。

  但更令人心寒的莫过于,这种枕边人的陷害,不是个例。

  联合国犯罪问题办公室统计的数据表示,每年全球范围内被杀害的女性中,有6成是被亲友所杀,而在这些遇害的女性里,近80%都是伴侣(如现任/前任丈夫、男朋友)所为。

  在许国利杀妻分尸案曝光后没过几天,网络上就爆出了疑似模仿作案的案件:

  四川安岳某女子失踪,最后查清是丈夫贼喊捉贼,先杀妻并用行李箱抛尸,再来报警谎称妻子失踪。

  在凶手许国利绳之於法后,有个小有名气的音乐人发帖称,来女士遇害过程,和七年前自己母亲失踪的过程一模一样。

  在相关热搜下面,无数网友也提起自己的女亲属,或者熟识的女性类似的失踪、遇害事件。

  每一个网友的投稿,背后都是一部血泪史。

  我们也可以从侧面得知,来女士被害案的侦破,多少有点运气成分在:受害者家属的坚持,对媒体热点的把控,杭州警方的重视……三个要素缺一不可。

  这还是在四处布有摄像头,无处可躲藏的二线城市杭州,尚且要耗费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才能破案;更何况那些偏远的郊区、农村、县城?

  多少女性在悄无声息中,丧生于自己枕边人之手?

  这种发生在街头巷尾,市井之间的杀妻案我们很难得知。且说最近几年来较为轰动的几起案件,大家一定还有印象。

  慈溪女网红被前男友割喉案;上海杀妻冰箱藏尸案;泰国虐杀妻子制造泳池溺亡案;泰国孕妇坠落山崖案……加上这个杭州杀妻分尸案:

  他们的共通点,都是男方为了图钱财利益,而对最亲密的妻子痛下杀手。

  要么自己不学无术想绑定网红女友赚大钱;

  要么贪图享乐,杀妻后刷爆其信用卡用以挥霍;

  要么给妻子买3000万意外险保额,妄想靠骗保暴富;

  要么负债累累,企图靠有钱妻子的巨额遗产填坑;

  要么为争拆迁房的归属,争不到房产,干脆继承遗产……

  钱钱钱,钱钱钱。

  古语说:“人为钱死,鸟为食亡。”

  但有多少无辜死去的女性,不是因为她们自己的贪欲而死,而仅仅因为她们有名气有房产有身价,就被豺狼一样的另一半觊觎?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甚至,因为在过去10年内没有执行过死刑,泰国因此成为了著名的“杀妻圣地”,网上流传一个笑话:“如果你的男朋友/丈夫约你去泰国旅行,听我的,不要去。”

  但也因为越来越多意图行凶的杀妻犯一而再,再而三选择在泰国动手,甚至改写了泰国对杀妻量刑的法律。

  醒醒吧,泰国再也不是法外之地。

  那么多前车之鉴,给姑娘们最大的启示是什么呢?

  你可以莫欺少年穷,但千万要离那些好吃懒做,赌性难改的男人远一点。

  你可以把青春押注在一个肯吃苦耐劳,勤勉工作,赚钱养家,愿意扛起生活重担的男人,哪怕他的起点再低。

  某女生因提出分手,被未婚夫当街砍杀

  但对于那些投机性心理严重,不舍得力气干活,眼高手低,一无是处还瞧不上打工几千块月薪的男人,我的建议是一律劝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类男性如同吸血的蚂蟥,一旦缠住了你,就只靠吸食你的资源存活……

  但凡你流露出任何拒绝,反抗的举动,都有极大可能引发他怒不可遏的反扑。

  比起事前筛选,带眼识人,同样重要的是什么呢?

  首先,姑娘们要警惕白瘦幼弱的东亚审美。

  积极锻炼身体,增强自己的体格,让自己呈现出气势和力量,增加对方的犯罪成本,甚至有能力反杀;而不是以瘦弱无力,嘤嘤嘤的小白兔面目示人。

  其次,要增加自己的社会参与度。

  在上海杀妻冰柜藏尸案中,受害人在丈夫的说服下提交了辞呈,于是案发后,女方父母由凶手用手机联络,搪塞过去了,受害者在冰柜里被冻了3个月都没人发现。

  而杭州杀妻分尸案,来女士遇害的第二天是工作日,她的工作单位电联许国利询问来女士缺席的原因。

  也正是这个触发点,许国利才在6号下午联系受害者女儿,并报警,从而暴露了自己,促使案件侦破。

  一个除了丈夫孩子,就再也没有和其他人有过接触的家庭主妇,除了见识和眼界会迅速退化,更容易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丧失求救渠道。

  女歌手谭维维在去年出过一首新歌,叫做《小娟(化名)》。

  

  

  

  女词人尹约结合相关杀妻的社会新闻,3小时挥笔写下这首歌的歌词;

  配合谭维维悲怆的歌声,替那些在亲密关系里被杀害的女受害者含泪控诉,那可谓是字字诛心,句句带血:

  冲进下水道 从婚房沉入河床

  塞满行李箱 阳台上冰柜冷藏

  在学校在工厂 在路旁

  枕边人挑选的“好地方”

  ……

  我们的名字不叫小娟

  化名是我们最后体面

  知晓我姓名 牢记我姓名

  同一出悲剧 为何还在继续

  ……

  歌唱、书写、复述,都是为了铭记那些无辜受害的女性;

  更是为了提醒侥幸活着的人,要心怀警惕,要强壮自身,要拥有自保和逃离的勇气,和能力。

  斯人已逝,希望这个世上,不再出现更多的小娟(化名)。


者:铭渲,皮实且耐撕的女性主义。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好姑娘光芒万丈(ID:laoyaohuibaofu),微博&知乎&豆瓣@好姑娘老妖

热点搜索:杭州杀妻碎尸案凶手获死刑

评论